首页 >> 主题画展 >>新时代“海上花鸟四家”作品展 >> 【文汇】海派花鸟画发新芽,历经两甲子再现“四家”
详细内容

【文汇】海派花鸟画发新芽,历经两甲子再现“四家”

WechatIMG1033.jpeg

花鸟画素来是海派美术极为绚烂的一支。海派美术史上,清末有虚谷、任伯年、吴昌硕和蒲华,均以写意花鸟画见长;20世纪60年代,又有被誉为“海派花鸟画四大名旦”的江寒汀、张大壮、唐云和陆抑非;而今,海派花鸟再度让人刮目相看。

扑面而来的新意,来自今天起将亮相金桥碧云美术馆的“大象复兴——新时代‘海上花鸟四家’作品展”,作为庆祝浦东开发开放三十周年系列活动之一。展出的作品均出自现代海派花鸟画领军人物龚继先、唐逸览、应鹤光、徐立铨四人之手。

艺术评论家王琪森称,他们的作品凸显了正宗的流派传承、精当的艺术取向、鲜明的创作追求和强烈的审美张力,在上海乃至全国的花鸟画界具有标杆意义。此次展览不仅是海上艺苑的盛事,亦是不忘初心的守望,更是悟道宏法的检阅,彰显了一种可贵的文化自信和可敬的从艺理想。

640.png

龚继先《一夜飞霜染丹砂》

一个多世纪的海派美术发展历程中,海上写意花鸟的夺目一以贯之、延续至今

19世纪下半叶海上画派的出现,在中国绘画史上是具有划时代意义的。当时,上海的开埠吸引了画家们从全国各地来到这里。他们中的不少师承“扬州八怪”,借鉴西洋技法,追求时尚创新变革以适应社会需求,遂被称之为“海派画家”,这是在近两个世纪之交涌现出来的一支活跃而富有生气的绘画流派,一改长久以来文人画主导的高高在上、不接地气的绘画审美。一时间,赏心悦目甚至万紫千红的画面从天而降,飞入寻常百姓家。

在这其中,“海派花鸟画”尤为引人注目。它最早形成于19世纪末和20世纪初,有着“清末海派四杰”之称的虚谷、任伯年、吴昌硕和蒲华,都擅长写意花鸟画,开创了传统与创新兼容并蓄的画风,于近世海上画坛影响深远。

640-1.png

唐逸览《杜鹃花放满枝春》

时至20世纪60年代,上海画坛又现“海派花鸟画四大名旦”,代表人物为江寒汀、张大壮、唐云和陆抑非。他们有着相同的兴趣、相似的艺术经历和绘画风格,他们卓越的写意花鸟画绘画艺术成就,引起画坛、学界及收藏领域的广泛兴趣和关注。

新时代以来,在文化大繁荣的背景之下,海上写意花鸟画历经“两个甲子”再次迎来春天,其中尤其以龚继先、唐逸览、应鹤光、徐立铨等四人为该流派的佼佼者,被誉为“海派花鸟新四家”。四位画家中,除了徐立铨年过五旬外,其余三位画家均年逾古稀,可以说都是丹青问道、笔墨行旅达半个多世纪之人。纵观艺术风格,他们传承经典而又不乏创新,大胆挥洒有不缺细腻。他们的作品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,形出日常又贵在传神,很好地彰显了新时代的艺术自信和文化自信。

640-2.png

徐立铨《早梅发高枝》

他们笔下的花鸟从传统的流派中脱胎而来,却最终以鲜明的时代性为人们记住

艺术评论家恽甫铭指出,传统性、当代性和独立性,是检验画家能否与时俱进独步画坛的重要标尺。龚继先、唐逸览、应鹤光和徐立铨的花鸟画,都是从传统的流派中脱胎而来,并且力求自出机抒,表现出强烈的个性,比起他们师承的前辈,终有胜蓝之誉,更有时代的鲜明印记。

值得一提的是,这四位画家的花鸟画艺术又各有特色与个性。

WechatIMG1025.jpeg

龚继先的花鸟

龚继先早年师从北派的齐白石、李苦禅,到了南方,一待就是半个多世纪,与海派跨界融合,创造了大气磅礴又细致入微的风格。这是一种北派之质和南派之文的融合,如同骨和魂的结合,画风秀美而细腻,线条沉厚而坚韧,正如程十发对他的评论:“出新之古,创古求新,古今一律,不今不古,不古不今,瑰哉美哉,龚氏之近作品”。

WechatIMG1024.jpeg

龚继先的花鸟

值得一提的是,龚继先在指画上亦取得杰出成就,为海上画派填补空白。此次展出的《鱼乐图》,就是这样的作品,仅用手指、水、墨,就达到笔墨的效果,甚至是笔墨无法表现的效果,令人啧啧称奇。

WechatIMG1026.jpeg

唐逸览的花鸟

唐逸览是唐云之子,也是唐云五个孩子中唯一学画的。他从小为父亲作画时拉纸,耳闻目睹父亲作画,且与父亲时常合作。唐逸览早年研习江寒汀、张大壮等人的创作,17岁时考入上海美专,与陈逸飞、夏葆元、魏景山等都是校友,毕业后则被分配到上海中国画院正式师从父亲唐云专攻花鸟画。在他的艺术生涯中,还有一段经历值得一提——上世纪70年代,唐逸览被安排到搪瓷厂劳动,他从图案绘制、设计配方到转印烧制都亲手制作,并在国内首创搪瓷丝网印贴花工艺,获过国家科技成果奖,还为国家创汇2000万美元。

WechatIMG1027.jpeg

唐逸览的花鸟

尽管父亲的光环很是耀眼,唐逸览却依然以具有独特个性的花鸟画在画坛刷出了存在感。他的笔姿并不刻意张扬行草般的灵动,而是竭力发挥篆隶般的酣畅。这样的笔姿,果敢而不失温润,注重直抒胸臆、挥洒性情展,展露一派勃勃生机。他也紧跟时代前进的步伐,不仅扩展了花鸟画题材,浓浓的书卷气之外还多了生活气息和时代温度。例如他此次展出的《杜鹃花放满枝春》《迎春园里聚珍禽》无不色彩清新,看得人可亲可近。

有艺术评论家称,唐逸览的聪慧在于,他参悟了中国画的一个道理:笔墨当适性。多年前,唐逸览曾在上海中国画院举办过一次从艺半个世纪的回顾展。谈到心得,他考虑良久并总结在一首诗內:“逸笔纵横不逾矩,览观今古创新意。小事糊涂大事清,独上云天宽处行。”

WechatIMG1028.jpeg

应鹤光的花鸟

应鹤光师承的是岭南画派,但他自觉接受海派雅俗共赏特色的熏陶,坚持不懈地深入生活,擅于表现百姓喜闻乐见的花鸟蔬果,形成了“岭南色彩,海派笔墨”的特立风格。出版过《中国写意花鸟技法》《怎样画花卉》《怎样画禽鸟》等美术基础教材的他,笔下的花鸟画亦中正雅逸得堪称范本。

应鹤光的花鸟,一方面博采众长,另一方面师法自然,坚持深入生活,认真采风写生,积累大量素材。他的画面呈现出野逸清秀的诗境,观赏性颇强。

WechatIMG1022.jpeg

徐立铨的花鸟

徐立铨有扎实的笔墨童子功,年少时便立有“敢试独闯”的志向。他的花鸟画是从学习吴昌硕的大写意入手的,一方面他保留了缶翁画派用笔厚、重、大等古风用笔及独特气韵——这正是该画派最为精彩之处,另一方面,他又在不曾停歇的写生中源源不断汲取养分,以至于他几乎每幅画都有来源于现实生活的“出处”,都能说出是在哪里写生得来的灵感,往往仔仔细细在生活中观察好所欲表现的对象再胸有成竹地落笔。他曾深入内蒙古巴颜淖尔盟观察不同时节的葵园,感受世界万物的生生不息,也曾在海南保亭黎族苗族自治县观察南国的木棉,感受木棉的热烈壮美、铮铮傲骨。一年四季种类繁多的花卉徐立铨如今都能信手拈来,将其描绘得神气活现。

WechatIMG1023.jpeg

徐立铨画的向日葵

近年来,徐立铨写生的足迹遍布世界各国,大大突破了前贤表现题材的藩篱,创造了符合新时代审美要求的笔墨程式和构图架构,大开大合,生机勃勃,催人奋进。像是这次展出的棘桐花、紫荊花、鸡蛋花都是喜高温的南方植物,前人不曾画过,令人大开眼界。葵这一他所喜爱的题材在国画中也是少见的。徐立铨画的葵往往点头而不屈膝,他想以向阳而倾、趋光而生的葵向观者传递一种积极向上的精神。他还将中国传统佳节的美食如端午节的粽子,中秋节的月饼、腊八节的八宝粥搭配各个时令的花卉蔬果画成了系列,贴近着人们的日常生活。

与时俱进的不仅仅是题材,也包括形式。徐立铨越来越有意识地一改前辈花鸟画家喜欢运用的竖构图,而选用适合现代家居的横构图。用色方面,则将水彩画颜料包括日本的一些颜料运用在画面上,丰富中国画的色彩。

WechatIMG1030.jpeg

徐立铨画的中秋美食

知行合一地践行、感知,始终是推动花鸟画革新发展的有效途径

花鸟画兴盛于五代两宋。元代随着文人画的兴起,逐渐强调写意精神,不求形似而求神似。明清时期,从沈周、唐寅到徐渭、陈淳,再到扬州八怪,写意花鸟成为雅俗共赏的绘画门类。

640-3.png

应鹤光《苗岭春韵》

花鸟画被认为关乎人心壁最柔软的一部分,画的是人性中最富光彩的一部分。然而,花鸟画难出新,却也是公认的。从而今脱颖而出的四位海上花鸟名家创作来看,我们可以看到,写生、知行合一地践行、感知,始终是推动花鸟画革新发展的有效途径。艺术作品能否打动人心,很大程度上就在于能否连通生活、与时俱进,花鸟画也不例外。生活不是凭空臆想出来的,它是鲜活的、生猛的,需要艺术家去用心体悟。脚下的泥土多了,笔头的速写多了,对于生活的感悟自然也就深刻了。艺术家们发现美、创造美的炽烈情感到了,技巧亦随之所至,最终抵达内容与技巧水乳交融的艺术境界。

展览由上海美术家协会、上海书画院、浦东文联、浦东新区金桥镇人民政府主办。

WechatIMG1031.jpeg

徐立铨画的端午美食

作者:范昕

编辑:王筱丽

责任编辑:卫中

技术支持: 建站ABC | 管理登录